财神爷马报 > 图片 >

芒种|摄影自媒体人开讲:新媒体环境下如何做

时间:2019-03-25 00:28

来源:未知作者:财神爷马报 点击:

在课程上主讲了《新媒体环境下的图片编辑生态》,她认为在新媒体环境中的图片编辑生态中,面临的两个问题:第一,在新媒体中究竟需不需要图片编辑?第二,新媒体中怎样做图片编辑。   站在这里讨论新媒体环境中的图片编辑生态,我们首先面临的两个问题:第一,在新媒体中究竟需不需要图片编辑?第二,新媒体中怎样做图片编辑?  第一个问题,过去,在传统媒体时代,我曾和不少图片编辑热烈讨论业务,照片的精挑细选,图片之间的连接组合,封面大照片的选择等等,但现在,似乎这方面的言谈越来越没有了声息。那么,请大家问自己一个问题,在各位的自媒体中,你们是否会对图片精耕细作,你在日常的工作中是否依然在做图片编辑工作?  第二个问题,传播技术的改变使得图片从内容生产到呈现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我们究竟该怎样去理解这一新的媒介?它和以往有何根本性不同。在座很多都是从传统媒体过来的人,在新媒体上呈现照片和在一张报纸或杂志上呈现照片,差别在哪里?你是否利用了新媒体?还是仅仅只把原样内容照搬了一个平台。  我的课程围绕这两个问题展开,希望给大家提出一个讨论问题的框架,并非给出一个答案,因为有关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都正在摸索的过程中,每个人都可以在尝试在问题后面填上自己的回答。具体来说,课程分成四个部分,首先是一个整体观,我们正站在哪里,身处何方。第二是关于一些在新媒体中做图片编辑的假想,即我们当下的图片编辑流程和思路可能发生什么样的变化。另外两点,我想跟腾讯的朋友交流探讨一下图片编辑工作中的伦理和法律问题。  新媒体到底该如何定义,并没有一个一致的结论。大概在2007年的时候,我曾和我的学生做过一些“新媒体”,把声音、照片、视频结合起来;但我的学生对我说,这不是新媒体,这难道不还是一个类似电视短片的视频么?  新媒体不仅是简单的“多媒体”,要复杂很多。有人认为社交媒体是新媒体,因为传播的形态、路径是前所未有的,和你阅读一个纸质报纸、杂志的经验是完全是相异的。  美国学者Lev Manovich在其著作《新媒体的语言》中提出新媒体的四个特征:数字化、模块化、自动化和多样化,认为新媒体改变了我们的生存方式、思考方式,是一种文化符码的变迁。从这几个特征里可以看到,新媒体似乎没有一个边界,异质的内容可以整合,过程可以自动化,这些都是很要命的事情,让我们很困惑的事情,却也是很好玩的事情,让我们的工作充满不可预知。我们要适应一种新的文化,而传统媒体机构转型新媒体普遍成功率不高,就因为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文化生态,转变起来很难。在座各位也面临着这种朝向新媒体世界的迁徙。  这个过程当中,视觉的因素变得越来越重要,新闻的可视化程度越来越高,以前的新闻要读,现在是看。有人认为新闻报道有三个趋势:浸入,互动,直观。而这里面都需要视觉的助力。  今年,《纽约时报》7名记者参与撰写了一份《数字时代编辑部转型调查报告》,提出了未来发展的建议,第一条就是:“报道应该更加视觉化”,认为应该增加视觉专家的人数以及增强视觉的领导力,文中指出:“我们要逐渐习惯这一现象,摄影师、视频记者以及图表编辑在完成一些报道的时候,他们将处于领导地位,而不是二等公民的角色。优秀的报道是通过这些部门的支持而制作出来。”   这种需求将导致新闻生产机制发生变化,过去的机制里没有视觉的地位,就像上面所说的,是二等公民。而在现在的新媒体中,在最开始设计生产环节的时候,视觉的东西就必须在其中承担重要的部分。  与此同时,我们的图像生产机制也有了变化,数字摄影有着无穷的能量,它的气势,就好比不能用马车的概念去理解汽车一样,我们不能用传统摄影的概念去理解数字摄影。在我们的图像世界里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图像信息,我们将面对很多并非直接用镜头摄取的摄影图片,与模拟时代不同,这些“照片” 不再和其所反映的对象之间有牢靠的关系。你会发现,今天一个事情究竟怎么样看,观点越来越重要,而图像所反映的主题,图像可以从哪些角度看,也需要有人来帮助我们理解。大量的图片需要被发掘、分类和创造,这个工作就需要通过图片编辑的环节来完成。记者的采访当然重要,但图片编辑也可以生产内容。  所以,无论是从整体的媒介环境变迁,还是新闻生产的新的需求,以及图像生成机制的变化,都对图片编辑的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,也迫切需要图片编辑的加入。  过去,我们的图片编辑工作主要是对单张照片的处理,以及至多十来张照片的组合排列,当然,图书的图片编辑可能要处理得更多一些,但都有个数目。今天的状况是,照片已经无所不在了,这恰恰就是法国哲学家保罗瓦雷利1928年在其文章 《无所不在的征服》所畅想的世界:“就如同水、煤气和电,从遥远的地方引入家庭满足需要……我们因此也将会在视觉和影像图片方面被充分满足,它们将就在我们的手边,出现的同时也会消失。”如果照片是宛若空气和水一样的存在,随时就可以出现在我们的手边,我们对之的编辑态度也要发生改变。下面我从三点来分析我们可能需要做的变化:  首先一个关键词是“流动”,原来我们面对的图片是一张一张的,凝固下来的,一个具有物理形态、可触摸的物件,但我们今天面对的是不断“流淌”的图片,因此,我们的图片编辑在处理图片的时候,不能再将其视为是某一种固定形态,而要把它当成一股液态的内容流。一方面,我们要考虑这个内容流适应多种容器的可能,在最初采集收集和整合信息的时候要尽可能详尽和多元,考虑“一次创建,多次分发”的可能,以更开放的心态面对这些原材料;其次,要考虑这个内容流的融汇性,在座各位大都是做图片自媒体,理所应当侧重考虑照片,但同时也需要融汇其他元素,想象一下,如果随便打开当下人们的聊天记录,里面将会有不断冒出来的表情,照片的分享,会出现语音、视频,这就是我们当下交流中最常见的信息流,我们可以将之还原到我们的原创内容里,也就是说,我们当下处理的将更多是这样一股股的信息流动,而非只是单张的照片,它不但是流动的,而且流动的方向也是不可测的,图片编辑要随时地跟踪。  在当下世界中,多种视觉形式同时存在并且视觉效果比以往更为强烈,部分是因为屏幕已经成为索取内容的主导途径,有调查研究显示,读者在屏幕上阅读内容占到其媒介接触的百分之九十。那么,我们来想象一下,“读屏”和阅读纸媒差异在哪里?有人将读者和屏幕的关系总结出十几种:阅读、观看、浏览、倾听、查阅、滑动、操控、检索、点击、链接、分享、赞、推荐、评论……   针对这些行为,我们图片编辑可以做一些什么?是否可以借之创造更多读者和图片的互动?要知道。如今读者更多是在手机上阅读,手机的屏幕大小多少限制了图片在一些细节上的表达,过去那种恢弘的对页大照片的方式没有了,那我们应该追求什么?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些现在的新技术让读者对照片的阅读有新的体验?  不过,传统的东西也没有完全过时,最近我注意到,网络上一些文章的题图开始更频繁地使用组合照片,目标是为了叙事(从全景到细节),为了对比,为了强调,或者就是为了有趣。这种编辑手段我们其实很熟悉,这类图片编辑实务工作中的经典手段至今也没有过时。印刷媒体时代的平面设计原理怎样在当下的内容呈现中使用?比如视觉中心原理,两张照片的组合,多张照片的组合,图片和文字的关系,在这些操作上,我们依然可以向过去学习。  我一直在讲,我们图片编辑是可以生产内容的,有的时候你可能以为自己所做的只是一个编选,但是我觉得有的时候你做的其实是编织,构建出图片的新的关系,生成新的意义。  照片依然可以作为真相存在的证据,但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感情,是情绪性的东西,读者和影像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改变,对于读者来说,图像证实、证据、档案的意味当然存在,但读者沉浸在其中也同时在体验它,感受它,这是感性层面的获得。  也就是说,图片编辑要创造环境,激发读者的参与;要在内容分发的过程中做更多工作,观察、追踪读者的体验,并及时做出反馈。已经有一些内容生产者在思考这些问题,他们请读者点播内容,贡献内容,甚至参与到内容生产,这将有很多优势,英国学者大卫坎贝尔就指出:“(这最终)不仅是一种叙事上的进化,同时需要观者要更主动地参与进来去理解信息。传统的摄影报道对观者来说是一个相对被动的过程,而影像流成让观者产生了一种主动经验。如果传播者有足够的信度,或者是内容足够有趣,观者就必须忙碌起来参与其中,他们需要在整个传播过程中投入更多精力去追踪以免遗漏。”   由于照片的传媒速度加快,范围变广,以及传受双方的互动更为频繁,视觉传播中的伦理道德问题的冲突也日渐激烈。这个我们做自媒体的更应该关注,并有所自律。我们要考虑这些问题:  我们所面临这些伦理道德困境,是因为我们所拍摄和传播的事实事关公共利益,必须要被看到,但却有可能伤害到当事人,涉及其隐私,或者画面过于血腥。而如果无关公共利益,纯属为了吸引眼球,那就另当别论,是坏品味,甚至是道德上出了问题。  针对前者,图片编辑要考虑用各种手段来调和矛盾。包括调整照片的大小,调整照片的位置,为照片加上编者按等等。  另外,针对是救人还是拍照这个问题,我们进入现场的方式和对待现场的态度要向人类学家学习,我们是观察者,不是介入者,某些层面上是可以介入,但不是主流。我们的目标是提供证据,提供事实。如果是危难时刻生死攸关,没有传播者会变得冷血,一定能够提供帮助,但也有很多情况并非如此,遇到这个事情,图片编辑要把面临的尴尬,把这个利害关系和读者沟通。  要注意,并非把所有的死亡和悲痛都删减掉,打上马赛克就万事大吉。真相应该告诉读者,新闻的功能之一就是做社会的瞭望,帮助我们了解社会的发展,如果这些真相不为人知的话,我们对事实的判断就会有失误。我们不能够随意删减死亡和悲剧的迹象,这样做也是简单粗暴的。  最后一个是法律问题,因为下午还有讲演者要分享这个话题,我就不做详尽论述,这方面的要点有几个:著作权、隐私权、名誉权、肖像权,此外还有一个署名权,每张照片都要正确为创作者署名,这个在当下却总是被忽略,我们要尊重照片知识产权的版权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 学历教育机构排名
【责任编辑:财神爷马报】